//微信分享带缩略图
当代水墨中的新文人意象 ▏周剑当代水墨作品
发布时间:2018-12-01   文章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胡文峻

    千百年来,“水墨”在中国人心中,并非只是一种单纯的绘画媒介,它更是一种古老文明的象征,其与东方人的哲学、人生观、审美水乳交融,相得益彰。经过20世纪以林风眠、徐悲鸿、潘天寿等为代表的不同立场的中国画实践和转型,伴随着持续未歇的争论,中国当代水墨作为一种实验性的“新兴画种”,于上世纪末突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与其他种类的艺术语言相比,算是晚近才成为当代艺术语境中的一个令人关注的命题。随着它语义日渐完善,语法结构的构建以及词汇的扩充,中国当代水墨已具备自身独特的语言特点和特有的表达意义。

  纵观当下,当代水墨有两个重要的实践和讨论面向:一是偏重水墨的“中国性”问题,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水墨画的核心如何继承与创新的老问题;再者是水墨的“当代性”问题,也就是当代艺术语境下或泛国际化语境下的水墨画如何开放和自立的新问题。以上两个面向,当代的艺术家创作能择一而贯之已属不易,综合虑揽并涉猎两者的创作实践更为难得,而周剑先生的作品便是如此。我想他的作品最珍贵之处——不在画面的某种和谐的形与色、线与面、缓与疾交织的律动,也不是某种看似随性的水与墨、渲与淡、素与朴共融的诗意,而是隐含的一种对水墨画创作的“问题意识”。这种具有反思意义的“问题意识”恰恰是上千年来中国绘画最被忽视,也最为缺乏的自觉意识。作为一个饱含传统文人素养和深受当代艺术浸淫的艺术家,他敏感地觉识到传统水墨画自我固化的僵局和当前不可逆的跨历史、文化、媒介语境下的多元趋向。通过他一系列的当代水墨作品实践,我们看到了这种既深蕴、又超越于传统文人绘画核心精神的高格品质,且不乏当代艺术精神的语言、材质、媒介互为表现的开放意境。

  周剑先生坦言:“艺术家的认知应穿越具象、抽象、意象,文人与乡野、传统与当代的丛林,直抵心象世界”。应该说,艺术家个人旷阔的视野,开放的胸次,平和的姿态共同造就了他的作品无论从绘画“内结构”的绘画语言、画面形式,还是“外结构”的人文叙事、情感表达都具有相当的深度和广度。他深悉文人画的笔墨游戏和高蹈派的作风,并且很纯熟自然地加以利用,使得他的画作无论如何极致地尽兴发挥,最终都会在有意或无意之中,留下诗书画印为一体的痕迹——这是他骨子里就挥之不去的对传统的尊重,也是一种自我溯源的身份保留。如果仅是满足于此,那他的画作似乎也就和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并无本质差别。我们每每看到画家的诗文落款,都会惊觉他的不拘一格。传统文人画的诗文题跋或款识虽然也具有相当的自由表现,但却最忌讳刻意的规范性,无疑它们与画本身是互为整体的,和谐的。但揆诸画史,我们似乎从未见画家有意将画与诗(书)硬性分开,继而使之合一,乍看起来不免突兀不适,这有点类似双联画的观看方法,将两个本属于同一画面的两部分元素硬性分开,再将其置于同一幅画作当中,以获得另一种观看的兴趣。周剑先生的画与诗文的并置构图是一种破例,比如《春梦》、《八声甘州》、《齐天乐》等。论者无法要求或强作解释说这样的布局有多么深刻的含义,但无疑他提供了一种当代水墨与文人画的中间范式的可能,自然不是无边际的放任和模仿。此外,这几件作品图像本身就已经打破了传统文人画善于表现的风格和母题样式,而是将抽象的笔墨意境和具有生命的具象的形体(鱼、女人、蝌蚪、鸟)结合,传达出一种超越文人笔墨意义之上的对于生命和生存意义的思考。

  当然,单以文人画的视角来评骘周剑先生的当代水墨作品显然并非究竟。当代水墨固然难以摆脱传统文人画的潜在影响和与之相对对立的命题身份,但它终究是还是要面对“当代”的问题。无疑,当我们谈论“当代水墨”的时候,它的语境已经和上个世纪谈论“形式主义”、“笔墨等于零”、“中国画末路论”等论调发生了改变,其议题的根本:不是讨论水墨画到底是应该走现代化还是保持传统自主化的道路问题,而是毫无疑问的转化为如何使水墨的语言特色成为当代艺术表现中的一支开放的媒介问题。基于此,“当代水墨”的语言范式和合法性才能够成立。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当代水墨本身体现的语言形式问题和要表达的社会政治性及文化观念问题,早已和传统的中国画或文人画分道扬镳,各自体系不同,表达的语境自然也就不同。

  周剑先生的当代水墨的着意点,一方面在试图探究“当代水墨”本身的形式语言问题,也就是作为绘画其本体性价值的现代性问题。例如他的《龙潭洲》、《楚天》、《沉浮系列》等就是这一类作品的最好说明。值得一提的是,水墨的当代化是不完全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艺术(架上艺术)当代化,尽管它与“当代艺术”共享一个历史语境,但只要水墨画还寄生于二维的平面绘画之结构,则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其现代性议题,即现代主义画家德尼所言的“究其本质,一幅画是一个按照某种秩序配上种种色彩的平面”,也是著名的艺术史家格林伯格对现代性绘画“平面是其唯一定向”的最低限度的界定。周剑先生对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精神始终抱有开放和借鉴的姿态,并且利用自身长期水墨绘画实践的得天优势,在充分理解西方现代艺术的形式构成、材质语言、媒介要素等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积极尝试水墨绘画在表现语言上的扩展,试图在纯粹的画面中找到某种具有东方绘画特质的“有意味的形式”和感觉——勾皴染点,漫涂绘刷,使不规则的水墨氤氲渲染,与高纯度的大小色块和疏密有致的线条错落纵横;在完全不理会表现主题的约束下,绘画的过程更像是一场深度的由心而发、由手而至、由眼而收的视觉探险。他说:“画中的意象符号随着好奇,不断的解构打散,新的感觉在一种开放的状态下,处处是陌生和新鲜,驱使自己直至感觉希望的境地。”

  在他最近创作的一系列《楚韵》作品中,他首次使用了现成的汉砖拓片,将这种复印的汉砖图像直接用于水墨绘画当中,其中有动物、人物、灵兽、羽人、铜镜等图像,每一幅集干枯粗硬质感的黑色拓印同疏淡清雅的大色域于一体,使原本纯抽象的混沌背景介入“人为”的具象因素,从“无意义”的抽象水墨转身为“有意义”的观念具象。将现成的复制品加入水墨画的行为本身,使原本绘画过程纯被动的“未知性”转变为主动可为的“可知性”,就已经是某种“当代性思维”的体现。《楚韵》系列作品的创作也和他本人的楚文化地域情结有关,通过当代的艺术语言,对历史深处的民族情感记忆的钩沉,唤醒远古生命密码的重生。

  另一方面,当代水墨的实验对于周剑先生来说也意味着一种全新的超越,他首先游离于一味的传统文人画要求之外,也非亦步亦趋的现代艺术范畴的形式创新。因为与其他艺术门类共享“当代艺术”的新历史语境,当代水墨自然被宏大的当代艺术语系——作为一种被裹挟入精神领域或意识形态领域的社会思潮——所强势吸纳,也就决定了它的格局绝不止步于艺术自律或艺术家自主的现代性立场。换言之,除了绘画语言的拓展和方法论自立,还要主动地建立具有社会公共意义的情感表达或人类敏感的普适性价值判断。更进一步说,当代艺术的最可取之处,在于它可以贡献给当下社会和公众什么更有价值的精神思考和行为取向?这是摆在所有从事当代艺术包括当代水墨的艺术家面前的最深层次的终极课题,也是决定一个艺术家的艺术生命之最大格局所在。

  周剑先生的水墨创作之所以能跳脱传统文人画自我鸣高的习气,且不滞迷于现代性形式主义狭小的个人定型格局,就在于他笔下的人物、鱼鸟、山川的图像非但不追求表面的“应物象形”和技巧上的“骨法用笔”,而且也不讲究所谓的“不似之似”——显然这也并不是他的表现目的,它们更多是作为一种特殊的符号和象征进行隐喻。例如《远古》、《信天游》、《残阳》、《浅底》等作品中反复出现的“鱼”——这似乎已然成为他图像意图中的特定重要象征和符号。以现代图像学和符号学的阐释来看,任何一种明确的解读都是单薄的,因为它不足以代表和支撑符号由表层的自然属性(形状和性状)及内部的象征属性(民俗寓意)和文化属性(民族精神)共同架设的立体结构。

因此,作为能指的符号“鱼”在图像和文本中以及艺术家观念中的多义性(多层所指)就不可避免的出现。“鱼”首先作为一种超强繁殖能力的水生动物,在上古时期就与“蛙”和“鸟”共同成为华夏先民在图画中表现的对象,它象征着人类寄予其生生不息的永恒希望(在周剑先生的图像中这三者都有共同的体现);孟子将鱼视为珍贵的食物,但他更将鱼比喻为人之宝贵的性命。他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舎鱼而取熊掌者也。又说,生与义不可兼得,舍生而取义者也;当庄子和惠子在濠梁相遇,吟出“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的时候,他将鱼视为与有着快乐感官和感受的智者一样——也有着绝对自由的灵魂。鱼的文本和图像符号,其意涵对于不同的观者来说见仁见智。或许周剑先生内心更向往庄子的“鱼之乐也”,但在他的画中的“鱼”却是一种模糊两可的存在——真实与非真实,快乐与失乐,秩序与无序,它更偏向于一种于鸿蒙之际恍惚飘零的“失声”状态,生命的迹象漫游八荒,凌浮于天地。我想这是他企图通过特定的生命对象,折射一种当下人包括画家自己的生存状态和境遇,并对其进行深刻观照和反思。试图通过当代水墨绘画的语言来表达对新的文化问题的思考,在人与世界之间建立并完成诗意的叙事和新的文人意象的表达。

 

艺术家简介
     周剑

      江西新余学院艺术学院副院长

      江西省陶瓷教育委员会副会长

      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新余市美协副主席

      新余开明画院常务副院长

      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

      1994年毕业于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工艺美术系装潢设计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中央美院“当代艺术与批评”高研班结业,曾获江西省第二、三届平面设计双年展金奖,中国文联举办的国庆六十周年书画大展优秀奖,入选北京奥林匹克文化节书画展、当代水墨提名展、中国重彩艺术精品展、厦门海峡两岸艺术展等,在艺术核心期刊《艺术评论》、《美术报》、《艺术品鉴》等专业杂志上撰写了大量美术及艺术设计评论。







 

投稿邮箱:jz-rw@foxmail.com   纪实频道《见证人物》官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